贺圣遂:忆南怀瑾先生-经世致用的文化大家(附《南怀瑾选集》典藏版出版)

(贺圣遂:复旦大学出版社有限公司董事长、总编辑)

在2012年国庆日前夕,记者曾联系了出版过众多南怀瑾先生着作的复旦大学出版社社长、总编辑贺圣遂,但当时贺圣遂不相信南怀瑾先生的病危传言,他说,一个半月前还和南怀瑾先生在一起吃过饭。贺圣遂回忆:“南怀瑾先生当时身体还很健康。他吃饭不怎麽吃东西,主要是陪我们吃,但他耳聪目明,无论是向他请教,还是我们之间的问题,他都随时可以参与意见。”

席间,贺圣遂与一位初次见面的冒先生请教籍贯,南先生听到後大声说:“如皋,他就是冒辟疆的後人,他的祖宗可是很风流的啊。”(注:冒襄<西元1611-1693年>,字辟疆,明末清初的文学家,江苏如皋人>。如今,言犹在耳,但南先生已驾鹤西去,贺圣遂现在谈起与南先生的最後一面,仍唏嘘不已。

贺圣遂说,南怀瑾先生是一个充满智慧的老人。不仅是来自书本的智慧,还是教人做事做人的智慧。他虽然身居书斋,但他对天下事了若指掌,让人不得不佩服。我想他的书为什麽卖得好,与他的人格魅力有关系,他的读者中,不仅有大学教授,还有企业家、艺术家、大学生,他的书别人看得懂,用得上。

复旦大学出版社可以说是国内最早出版南怀瑾先生着述的出版社,早在1990年,就出版了他的《论语别裁》,并且当时是南先生自己支付的出版费用。坦率地讲,当年出版南先生的书是很困难的,因为他早年是持不同政治立场的,而《论语别裁》又是一部随性发挥观点的着作,因此,我们在编辑工作中,对其中不符合大陆意识形态的内容进行了很多删节。但南先生非常通达,经过我们编辑的书稿他都基本赞成,从来没有和我们在这方面发生过争执。上世纪90年代後,他已经改变了原来的政治立场,并且做了很多两岸和解的工作,他很乐意为两岸的统一做些事情。《论语别裁》出版後,当时在社会上引起了很大反响,特别是在干部及企业家中广受欢迎,然後才逐步普及到一般民众。我的感觉是,南先生的着述和一般的学术着作不一样,先生的讲解都站在学以致用的立场上,语言通达明了,见解机智幽默,和海外的新儒学有一脉相承之处,但又自成一家。他的着作中很少有那种严肃、学理性的考证,因为他不屑为学理而作研究,而是以经世致用、匡正世道人心为核心价值。《论语别裁》一炮走红後,大陆很多出版社都对南先生的着作产生了兴趣,而我们编辑和印制的品质也一直为南先生所信任,所以我们一直保持着愉快的合作关系。到现在为止,我们已陆续出版了30多种南怀瑾作品,都获得了很好的反响。尤其是《论语别裁》一直畅销不衰,去年年底,我们还特别推出了一个线装版本。据统计,现在各种版本的《论语别裁》总销量已经超过了100万册。南怀瑾先生是一位非常值得敬佩的人。首先,通过出版和阅读他的着作,可以感觉到他装载的中国文化博大精深,我不知道当世能有几人精通儒释道三家文化,但南先生一定是其中之一。

其次,他的人生态度和智慧令人难以企及,我每次拜访他,都能感觉到在他身边有一种宽和、亲切、随意的风范,他是一位令人仰止的文化大家,但他没有一点架子,在他面前你会感觉如沐春风,没有一点拘谨,这种风格令人感动。

第三,只有接近他你才知道,南先生并不只是一个书斋里的人,只会谈文化和历史,其实他是一个世事洞明的人,可以说做到了“秀才不出门,尽知天下事”,这当然跟他的身份有关系,每天他都会接待很多客人,他的很多时间都是交给朋友们的,因此他对天下的大事小情了若指掌,往往有一些洞见。我认为他是一位真正的哲人。南怀瑾先生的仙逝是中国文化的一个损失,他让中国文化和我们的时代亲近了,和各行各业的人亲近了,这是了不起的。他用大家能听懂和乐於接受的语言及观念向我们普及传统文化。我们现在能做的就是把他的着述继续做好,缅怀纪念他是希望他的着述能传播得更久远,能够对他生前最关注的世道人心有所裨益。

-------------------------------

《南怀瑾选集》典藏版出版

(中国新闻网2013年4月7日记者楼乘震)

近日,由复旦大学出版社精心编辑、印制的《南怀瑾选集》(典藏版)出版,并同时冠以台湾老古文化事业有限公司和复旦两家出版社的LOGO。《南怀瑾选集》(典藏版)将於下月上市。

南怀瑾先生选定复旦大学出版社

书籍是南怀瑾先生最为重视的思想传播的途径。南怀瑾先生早年在台湾即创办老古文化事业股份有限公司负责书籍的保存、整理、出版和发行。他的书进入内地准备出版之时,他对出版社小心谨慎地反复选择。自1990年,复旦大学出版社梓行《论语别裁》,首次将南先生着作引进大陆。2003年,该社又将南先生着作编辑成十卷本《南怀瑾选集》,受益者无数。

2012年7月12日,南怀瑾先生在太湖大学堂专门约见了复旦大学出版社常务副总编孙晶。南怀瑾先生说道,台湾老古文化事业股份有限公司的书,一直委托复旦大学出版社出版发行,“现在还保留我们两方的合作”。南怀瑾先生还指出了排印中出现的一些疏漏,并提出了具体的解决方案,包括封面设计、纸张以及要求出版社派人到太湖大学堂参与校对等等,事无巨细,都一一进行了交待。孰料两个半月後南怀瑾先生仙逝,这些嘱托竟成遗愿。

新典藏本更加完善

复旦大学出版社在台湾老古文化事业股份有限公司的独家授权和大力支持下,遵照南先生的交待,一丝不苟地与老古文化最新版《南怀瑾选集》逐一核对,校正不同,更改错讹,并将原来的部分删节内容作了恢复,在核对引诗、引文上也做了大量工作。整部《南怀瑾选集》(典藏版)比之2003年复旦版的选集更有了明显的进步。

同时,为实现南怀瑾先生生前再三强调的杜绝盗版,防止误导读者的心愿,此次典藏版推出时将同时冠以老古和复旦两家出版社的LOGO。对此,台湾老古文化事业股份有限公司发行人郭姮妟女士介绍说,之所以要充分强调版本概念,是由於南先生的着作有许多讲授记录稿,经由台湾老古文化事业有限公司整理、编辑、出版。老古文化每推新版,都要在南先生的指导下进行修订,并由南先生最终定稿。因此,在南先生去世後,最新典藏本推出时通过冠以两家出版社LOGO的做法,能够帮助读者明了这一版本的意义与价值。南先生生前说,他的书在市场上盗印的很多,希望能够打击盗版印刷和盗版电子书,因为不能让错误的书误导读者;南先生还特别提到要把打赢盗版的罚金捐给国家和政府,捐给慈善公益事业。

南怀瑾其他书籍将陆续出版

为了更好地让广大读者读到南先生着作的真本,除了此次增入《庄子諵譁》作为选集的第三卷,增入《南怀瑾与彼得·圣吉》、《南怀瑾讲演录》、《答问青壮年参禅者》、《人生的起点和终站》四书作为选集的第十二卷,使原复旦版《南怀瑾选集》十卷本扩容为典藏版的十二卷外,台湾老古文化事业股份有限公司还与复旦出版社计画,双方将继续合作,将南先生的其他着述也逐一精校,陆续纳入《南怀瑾选集》(典藏版)。

与此同时,复旦大学出版社董事长贺圣遂表示,为了纪念南先生,更好地传播、弘扬南先生的思想与理念,除了《南怀瑾选集》(典藏版)之外,复旦出版社还将在台湾老古文化事业股份有限公司的支持下,陆续出版经南先生亲自审定的《儿童中国文化导读》、《儿童西方文化导读》等一系列出版物,希望通过这些相关书籍的出版能够启发读者自觉完成人格,如此,南先生书籍的出版才不失其意义。